用户中心
换源:

第103章 阿兄起床

作品:大唐之首席美食家|作者:画不成|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0-03-26 18:00:40|下载:大唐之首席美食家TXT下载
  虽说他的官衔封爵还远没到顶,但此时他的地位,已然尊崇无比。

  其地位高到什么程度?

  不说别的,就从皇族对他的称呼上就可见一斑。

  天子李隆基要么尊称他为将军,要么亲切地喊他力士。

  太子得喊他二兄,亲王和公主都得喊他阿翁。

  驸马辈都得喊他一声“爷”!“老奴参见公主殿下!”

  即便是这位被天子冷落到宫廷角落的公主,高力士在礼仪上依然是不敢怠慢。

  宫廷风云变幻,谁说今日被冷落的公主,来日不会恩宠相加?

  当然这跟高力士和谨谦恭的性格大有关系,史书上说他:“恩遇特崇,公卿宰臣,因以决事;中立而不倚,得君而不骄;顺而不谀,谏而不犯”,以至于“近无闲言,远无横议”,故“天子终亲任之,士大夫亦不嫉恶之”。

  无论是为人,还是为臣,高力士都是相当成功的。

  这也是他数十年在大内中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

  “公主殿下自入大同殿以来,深居简出,老奴未能常来问候起居,还望公主恕罪!”

  李虫娘和如意面面相觑,均不知高力士为何突然造访。

  这大同殿的偏殿之内,常日里少有人来。

  高力士乃是父皇身边的第一内侍,即便父皇有旨,宫中内侍何其多也,也未必会派高力士亲自己来宣旨。

  何况父皇怕是早把她这个女儿忘到瓜哇国去了,怎会突然想起来了?

  但毕竟是高力士,李虫娘也不敢怠慢。

  “高翁快请起,”李虫娘身披羽衣,行的自然是道家的作揖礼,“高翁这么说,真是折煞虫娘了。

  不知高翁今日是为何事前来?”

  “倒不是什么要事,”高力士抬头笑看着公主,拍了两声巴掌,“公主,陛下着老奴来,是为公主赐食来的。”

  “哦?”

  李虫娘眨眨眼睛,心下更为诧异了。

  身为李隆基的女儿,虽然没有公主的封号,但公主的身份却是一出生就注定的事。

  既为公主,自然会享受公主的待遇。

  依照常例,一年四季各地的贡品源源不断地被送呈皇宫,只要是皇族的一份子,都会按例分到一份。

  哪怕她那一份是太华公主等人挑剩下的,也理应有她的一份,不过是多与少好与坏的区别。

  令李虫娘意外的是,今日父皇竟遣高力士亲自前来赐食,这却是三年来从未有过之事。

  两个面白清秀的小黄门各自拎着黑漆食盒快步走进来,高力士一挥拂尘,吩咐道:“把盖子打开,让公主过目!”

  两个小黄门揭开盒盖,李虫娘好奇地看过去,只见食盒里盛的都是花糕……不,不是花糕——似乎也不像寻常所食的果子,跟西域的胡饼也大不一样。

  李虫娘眨眨眼睛,一时竟猜不出究竟是何吃食。

  实际上,两只食盒里盛的不过是新丰县红豆坊所制的虾饼、铜鼓饼和红豆酥饼罢了。

  那虾饼烤制得焦黄焦黄,看上去极有食欲,尤其是那红豆酥饼,不仅外观圆润可爱,每只饼上都用印着红豆图案,显然是木质印章印上去的,看上去煞是赏心悦目。

  身为皇族,见识自然非凡,可眼前这食盒中似饼非饼、非糕非果的新奇吃食,公主倒真的从未见过。

  “高翁,不知这是……”高力士指着那食盒,笑道:“此乃新丰县所产的点心,这是虾饼,这是铜鼓饼,这带印花的是红豆酥饼……”虾饼、铜鼓饼、红豆酥饼……听着这一串新奇的名字,李虫娘心下就更是好奇了。

  小宫婢如意也是看得两眼放光,忍不住直吞口水,这饼定是美味可口!“新丰县……”李虫娘知道新丰县出产美酒,只是头一次听说新丰县出的饼也能进入皇宫,想来绝非寻常吃食。

  见公主表情发怔,高力士慈和一笑,道:“这些饼是前几日清明节假时,李太白等人去新丰游玩顺便带回来的,陛下和太真娘子尝了都赞不绝口,遂遣老奴给诸位亲王公主都送些尝尝鲜。”

  “难为父皇还记得虫娘……”话音未落,李虫娘又抬手忙住了嘴,垂下眼睑道:“虫娘失言了。”

  “公主乃是陛下的亲生女儿,陛下岂会忘了你?

  只是陛下政务繁忙,公主天性又喜静,陛下偶尔疏忽了公主,也是在所难免。

  还请公主莫要介怀才是。”

  为尊者讳,可以说是封建时代身为臣子和子女应有的觉悟。

  哪怕是皇帝或父母做得不对,做为臣子和子女都得替他们掩护,甚至是辩护。

  尽管高力士心里十分同情李虫娘的处境,尽管他不知道李隆基是因真的想起了被扔到大同殿的这个女儿,还是因为喝多了唐氏烧酒后所说的胡话。

  “高翁说的是。”

  李虫娘违心地说道。

  “此饼大是美味,公主快尝一尝吧。

  老奴有事不能久留,先行告退。”

  送走了高力士等人,李虫娘看着食盒里的饼,神情依然有些发怔。

  “公主,要不咱们先尝尝?”

  如意笑嘻嘻地说道。

  “馋猫!”

  李虫娘嗔了她一眼,“要尝也得先去净手!”

  “公主说的是!奴婢这就端水去!”

  鸾儿嘿嘿笑着快步走开了。

  “红豆酥饼……”李虫娘拈起一枚红豆饼,对着阳光细看,莫非这红豆饼与那篇红豆词有什么关联么?

  红豆词刚从新丰传到长安,父皇就命乐人李龟年和张野狐以《红豆词》谱制新曲,又让太真娘子领着擅舞的张云容、擅歌的念奴等梨园弟子排演新舞,可谓是热闹得很。

  难道制红豆饼的饼师就是作红豆词的才子么?

  想到这里,李虫娘兀自摇头笑了。

  她笑自己思想太天马行空了,这世上哪有如此巧合之事?

  况且,君子远庖厨,诗和饼乃是风牛马不相及之事,一个人若是既精于饮馔之道,又能作阳春白雪之词,那岂不是可称天下奇才?

  ……“阿兄阿兄,快起身了,安姐姐来了!阿兄阿兄……”唐果每天夜里睡得早,起得自然就早,这天才刚蒙蒙亮,就见小家伙像只小树袋熊似趴在唐云身上。

  两只白嫩如耦的小手分别揪住阿兄的两只耳朵,噘着小嘴一迭声喊道。

  被妹妹这么一闹,唐公子被吵醒了,但意识尚处在朦胧之中,一听“安姐姐来了”,唐公子还以为自己在做噩梦,莫非安小姐又来打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