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七章 火凤上官菲儿

作品:逆命夺天之旅|作者:鱼儿唯一|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0-03-26 14:34:05|下载:逆命夺天之旅TXT下载
  火凤上官菲儿不忍看这仗义援手的少年挺着血肉之躯,死挨打的局面,别过脸去。

  四个大汉这下可不敢放松,心道:“再让你爬起来,老子就别在大陆上混了!”

  于是,拳打脚踢,有如狂风暴雨一般,连吃奶的气力也使出来了。

  奇怪的是,九修的小身子象皮球似的被人打过来,踢过去,身体仍不僵硬,好象一团棉花似的“卜卜”有声。

  过了半盏热茶的工夫,四个大汉已经筋疲力尽,呼呼牛喘。

  火凤上官菲儿脸上一片茫然,但她内心却有一种无边的恨,她恨这四个灵修败类,更恨九修不知天高地厚,但是她又恨自己,为什么不上去助他一臂?

  然而,她没有动,这也正是她不同于常人的古怪脾气。

  蓦地——

  毒剑王士利突然撤出长剑,面带狞笑,向其他三人道:“这小子太古怪,若不赏他一剑,兄弟实在放心不下!”

  说着,一步一步地走到九修身边。

  火凤上官菲儿柳眉微剔了一下,心中叹道:“傻子!你就让他再来上一剑吧!反正你已活不成了!何差这一下,待会我再替你找回本来!”

  九修伏在地上,连呼吸似都已经停止,毒剑王士利微微举起长剑,正待向他的头刺下,倏见九修的小身子动了一下。

  毒剑王士利乃是惊弓之鸟,不由惊退一步。

  火凤上官菲儿也不禁“啊”了一声,厉声叱道:“‘毒剑’,你若敢动他一根毫毛,姑奶奶叫你碎尸万段!”

  毒剑王士利微微一震,看了同伴一眼。

  火凤上官菲儿虽然小小年纪,火爆脾气早巳遐迩皆知,由于家世渊源,呲牙必报的她不管任何强者缠上,就别想过一天清闲日子,火凤的号就是这样得来的。

  毒剑王士利也是亡命之徒,事情到此局面,准知即使放过这个小叫化,自己仍与上官世家结下了深仇,已成骑虎难下之势。

  他嘿嘿冷笑一声,道:“这小叫化死都死定了,何差这一下于——”

  说着挥剑猛戮九修的背心。

  这一剑下去,即使再强的身手,也非被穿个透明的窟窿不可。

  此时,火凤上官菲儿要想出手相救已来不及,突见九修一侧身,左掌疾助一个圆圈,右手握指成拳,双臂伸展,急推而出

  只闻一声凄厉的惨呼,毒剑王士利身躯飞出两丈多远,身子还未落下,他那长剑,被一股奇大灵力一震,竟向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噗通”连响,鲜血四溅,一颗头颅竟比身躯飞远了丈余。

  一个终日坏事做绝的坏人,终于自食恶果,身首异处。

  其余三个大汉心中大骇,同时惊呼一声“快逃!”转眼工夫,已去得无影无踪。

  火凤罗刹”美眸中奇芒暴射,但又有些迷惘,心道:“他倒底是怎么搞的?这是什么灵武?难道世界上还有挨上一顿揍,再出手挫敌的灵武不成?”

  “傻子,过来!火凤上官菲儿开口叫道。

  九修一脸懵道:“姑娘叫那个?”

  “这里除了你我还有谁?”

  “我……我傻吗?”

  九修语调十分迷惘,因为他从未想到自己是个傻子,然而,却由未想过自己不是个傻子。

  因此,他感到有些意外,竟也有些怀疑起来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是不是个傻子。

  “傻子!傻子!你是一个地地道道,不折不扣的傻子!”

  火凤上官菲儿,一种莫名其妙的恨,好象受了愚弄似的,这是她出道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胡说!”

  他有点愤慨,好象受了侮辱似的。

  火凤上官菲儿一楞,心道:“简直是个大傻瓜?”

  九修续道:“哼!为什么我遇见的别的人没有说我是傻子?”

  火凤上官菲儿没有理他,对九修说道“过来!”

  “我不能过去!”

  “为什么?”

  “我不想你看到我……”

  “怎么?你……你讨厌我?”

  上官菲儿俏脸上突现煞气,而且略带失望之色。

  “不!我怕你讨厌。”

  “不会的,我不讨厌你……”

  待字闺中的火凤上官菲儿,粉面一红,竟无法说下去。

  那知九修仍然站着不动。

  火凤这个火可就大了,放眼整个繁星帝国,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属意她的,为数何止千百,但她连看也懒得看一眼,有些不睁眼的登徒子,竟糊里糊涂作了她掌下之鬼,总之,只要在她面前稍一轻薄,就没有一个不是灰头土面,刚才几个黄花会的灵师,就是一个例子。

  她厉喝一声道:“你敢不理我?!”

  “我……我没有不理你嘛!”

  火凤上官菲儿柳眉一扬,嘴角现出两个小钩弧,脸上泛出得意之色,继续厉声道:“你说良心话,到底怕不怕我?”

  九修微微一怔,说真个的,在他那小心灵中,不知怎的,对这个小姑娘又爱又怕,他立即呐呐地道:“真奇怪!我……我……真有点怕你……”

  火凤上官菲儿格格娇笑一阵,芳心中的喜悦,不可言喻,但又大声道:“你还不走过来!”

  “我不能!”

  “为什么?”

  “我……我……有……困难!”

  火凤上官菲儿粉脸一寒,猛咬一下嘴唇,道:

  “怎么?你光是怕我,根本就不喜欢……”

  九修头摇得拔浪鼓似的,急急地道:“不是……不是!我的”

  火凤上官菲儿冷哼一声道:“什么我的你的”

  说着,一阵风似的疾掠而上,一拍九修的肩头,而对面朝了相。

  火凤上官菲儿惊呼一声,扬起玉手,“啪”地一声,打了九修一记清脆的耳光,暴退三步,别过头去,一张粉脸直红到耳根。

  原来九修在四个大汉拳打脚踢之下,衣衫早已不能蔽体,一条裤子前挡早已变成布屑,纷纷落下,下身冷飕飕地,一览无遗,

  “不!我怕你讨厌——”

  “不会的,我不讨厌你——”

  饶她火凤上官菲儿不拘小节、生性率直,但,她究竟还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只见粉面含羞带红,竟无法说下去。

  敢情那条裤子,连遮羞也有问题了。

  九修幽幽地道:“你现在可看到了吧!这可不怨我哪!”

  火凤上官菲儿叹了一口气,心道:“这傻子象一张白纸,一尘未染!这怎能怨他呢!”

  九修见火凤上官菲儿不理他,不由大急,道:“好姑娘!我怎么办?”

  “活该,谁叫你坏!我又不姓好!”

  “那我叫你什么?”

  “我复兴上官,名叫菲儿。”

  “我叫你妹妹好不好?”

  “……”

  “怎么?你不愿意?嫌我穷不配喊你妹妹是不?”

  “……”

  “咳!那我就称你上官姑娘好了!反正我也不大喜欢女……”

  “……”

  “你是有钱人家的小姐,我可没有想得那么多,请你帮帮我的忙,给我弄套衣服来也就十分感激了!”

  “……”

  “其实穷也不是罪恶,只是穷人犯罪,容易使人发现而已,不过你别见怪,我可不是指鸡骂狗讽刺你,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

  “上官姑娘!我并不是想揩你的油,只是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待我有了钱,一定加倍还给你!”

  “……”

  “怎么?这个忙都不愿帮吗?那么算了!算我认错了人,我要走了……”

  突然——

  一声柔喝:“有毒!”。

  只见,火风上官菲儿脸色苍白、右手抚额、娇躯摇晃不止。

  九修急忙伸手扶住她,只见她俏颜之上笼罩着一层灰褐色淡淡的死气,眼眶泛黑。九修知道是刚才中了四个大汉的掌剑所致,忙道:“上官姑娘你觉得那里不舒服?”

  上官菲儿,喃喃道:“我……我觉得肩膀好痛,而且还痒辣无比。腿上也有些麻烦渐无知觉。”

  九修道:“来,我看看!”说着就慢慢的扶着火凤上官菲儿坐在空地上。

  “嘶~~”的一声,九修不顾上官菲儿的推阻,将她受伤的的左腿的裤筒被撕开。。

  只见,粉嫩紧绷的小腿上,一块有巴掌大的黑色浮肿,黑色浮肿上一条长约三寸的伤口,不停的流着紫黑色,带着腥臭之气的污血.....。

  九修见此情形,心中已知,刚才死在自己掌下的“毒剑王士力”既然称为毒剑,其剑上必然有蹊跷,物以类聚,人已群分,既然“毒剑王士力”的剑上蕴有奇毒,那么“恶屠手”也不会是善与之辈。

  九修可没想到那些男女之间之事情,他只觉得上官菲儿伤重必须马上治疗,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又伸手去撕上官菲儿的被“恶屠手”击中的肩头衣衫。

  上官菲儿粉腮泛红惊慌的双手交叉抱肩,护住衣衫惊叫道:“不!你不能,不能这样。”

  九修大叫道:“现在什么时候了,命都没了,还在乎那些繁文缛节,圣人云,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事值非常……。

  上官菲儿急叫道:“不、不要…我……我自己治疗好了。”

  九修叫道:“不行,你怎么可以自救,伤成这样,再不救治,毒气攻心,我就是想救也心有余,力不足了。”不等上官菲儿回答,九修在她后颈之处一按,她马上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