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21章 小依依的身影(一)

作品:益在人间|作者:幻羽|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3-26 17:24:38|下载:益在人间TXT下载
  鱼是好吃,但是马爷是死也不愿意掏银子,命给你这师父都行,那几两银子必须留下,真够抠的,就这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媳妇儿嘛。

  晚上住的也是他在庐阳的家,院子的锁都落灰了,两间屋子结了不少蜘蛛网,顾益自认不是个讲究人,但是这满地的蜘蛛网怎么搞?

  那屋子里四只腿的板凳只剩三只,倒在门口,下边儿还有不知是什么畜生的粪便,这便是正屋堂前的一幕。

  “马爷,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是叫我们今晚睡这儿?”

  马爷也没办法,“本来是不准备的,不过这不是钱都花在那条鱼上了么?”

  顾益:“……”

  “走吧走吧,师父带你住客栈。”他是有钱的,不是抢的,是那皇帝送到小苑山的。

  不过正当两人准备出门时,却有个十六七岁的半大小子跑了过来,在这都是古人装扮的地方,这小子一头短发,穿的布衫精神抖擞,小脸儿红扑扑的。

  “马大叔,你回来了!”

  “哎!杨木你长高了不少啊!”

  顾益赶紧让开,像这种家伙还有小孩子喜欢的吗?

  马源抱了他一下,在原地转了两圈,“不仅高了,胳膊壮实了!”

  “马大叔,我一直都记得你的话呢,男孩子不能像个娘儿们一样!要粗要硬的!”小家伙勾起胳膊展示着自己的肱二头肌,笑起来右边虎牙还缺了一颗,“走,我带你去见我奶奶,她也盼了你好久呢,每天都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

  “等会儿,等会儿。”马爷稍微拦了一下,这儿还有一个人呢。

  杨木转头看了顾益一眼,心中不禁震撼:哇,这样的公子应该是贵人吧。

  “杨木,这是我师父。师父,我以前住这儿,杨木和他的奶奶是我的邻居。”

  顾益大概也猜到了,只不过有些惊讶,骗了女人骗小孩,畜生啊。

  “马大叔的师父?”小孩儿低声喃语,随后竟有些期待了起来:“那您一定是更厉害的修行者了?!您是修仙院里的大人吗?”

  这年头,民间或许有高手,不过主要的高手还是围绕在皇家控制的修仙院这个体系上,对于普通人来说,最厉害的便是那院里的人。

  “我不是的。”

  马爷拉这孩子过来,“先别聊了,我去看看你的奶奶,她身体可好?”

  顾益:“我在这里等你。”

  临走前,杨木还用羡慕的眼神多瞧了他一眼。

  顾益负手立在巷弄口,人家故人重逢,他稍作等待也无妨。不多时,街道上忽然有了吵闹声。

  “让开!让开!”

  有一路人马大声疾呼开道,弄的摆摊人鸡飞狗跳。

  “驾!”

  有两男子驾马,拉了一车的重物。

  “驾!”

  顾益不明所以,也向后退了两步,眼睛落到被黑布盖起来的东西身上,感受到一阵冰凉。

  马车飞驰而过。

  他听到旁边的百姓议论纷纷,不过少有怨言。

  “听说叶小娘子这几日犯的是热症,这些冰也不知道能不能让她好一点儿。”

  “怎么又是热症了,前两天还是寒症呢!”

  ……

  顾益奇怪,普通的百姓肯定是吃不起绣花鲈鱼的,不知为何竟也这么关心叶小娘的病情,对她如此爱戴和宽容。

  不过又说起这寒热交替……

  他总是想要去看看的。

  “师父!让您久等了,你在想什么呢?”马爷从后面现出了身。

  顾益是想到了什么,他马上问:“马爷,你是御珍轩的熟客,和叶小娘本人很熟吗?”

  马爷哈哈一笑,一脸神气,“师父你这句话就不该是疑问的语气!那当然熟了!熟得很!我们以前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的。”

  顾益大喜,“那你去探病好了,我随你一同前去!”

  马爷脸色忽然僵住,“额……我一男子,去人家女子的闺房,不太合适吧?”

  ……

  “砰!”

  “我踢死你个死秃子!我踢死你个死秃子!”

  “你个混蛋一天不吹牛就会死是不是!”

  “那张破嘴就是用来吃东西的!说过一句真话没有!”

  马源被追着打的满街乱窜,还不断告饶,“师父我真没骗你,的确是不方便啊!”

  顾益必须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今晚你睡自己家去吧!我还请你住客栈,滚!”

  哪知马爷脸皮厚的很,“师父,您先消消气。就算……就当是我马爷说的稍微夸张了那么一丢丢,不过也无大碍不是?叶小娘子的寒热病极为棘手,咱探病不探病区别不大啊!”

  蠢材,气死顾益了。

  “我问你,她可是修行者?”

  马爷摇头,“不是。”

  “真的不是?”顾益眉头一挑。

  马爷赶紧补话,“师父,这事儿千真万确,再说我也没必要吹,不信你随便逮个人问问。”

  行吧,这的确是没有吹牛的逻辑在其中。

  “好。那我再问你,你刚刚说她的寒热症已有两年时光了?”

  “对,准确的说是承平二年冬,叶小娘子是在抚仙湖捉鱼时染上了这个病,到现在两年已经多了。”

  顾益甩了甩袖子,陷入了某种不解,承平二年冬,那时候小依依还在他身边呢。

  或许是他自己在瞎猜罢了。

  马爷小心瞧着他的脸色,“师父,你是怎么了?”

  顾益道:“我是知道一种会使人寒热交替的怪症,叶小娘既不是修行者,那应该是旁人使其致病,不过你说她承平二年冬便患病,这时间对不上了。”

  马爷心里一颤,“师父你知道叶小娘子患的什么病?那太好了!你快说是什么原因。”

  “我只是猜测,再说我又没见过她,也和你说了时间对不上。”

  “时间对不上有什么关系!如果是旁人使其致病,那便没有时间问题。”

  顾益问:“为何?”

  马爷道:“很简单啊!师父你的意思是一定是认为可以让她患病的人在承平二年冬不在庐阳,可要是使其致病的人不止那一个人可以做到呢?”

  对啊!

  从逻辑上来说是这样!

  不过顾益转念又想,除了小依依应该没有旁人,还是他自己思维受限?

  想不通。如果这只是普通的寒热症,和他想的不一样呢?

  “哎呀,师父别瞎想了,我们先去找月儿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