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1章 花开满山春 一旨天下惊

作品:益在人间|作者:幻羽|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3-25 19:41:44|下载:益在人间TXT下载
  大许承平四年,一场小雨过后的小苑山嫩芽吐绿,春林始盛。

  山顶雾气缭绕,阳光不能尽透,四颗巨型锥形石块悬空而临,最高处有一三层古楼映在青松翠柏之中,飘飘渺渺,既真实又有虚幻之感。

  山路上的求仙人都明白,那是小苑山仙人的住所。

  “许国有座小苑山,山上有位修仙人。陈伯,我们终于进了小苑山了!没想到,这山路还蛮好走的!”

  这是一辆在官道上的马车,马车上载着位女扮男装,却丝毫不掩饰女声的小姑娘,而她唱的前两句乃是从承平二年遍传天下的乡谣。

  她说的陈伯是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身着布衫,胡子拉碴,此刻正坐在左边,车夫专属位。

  右边的则是一个失神潦倒的年轻少年,他蜷缩身子倚靠,神情有些低迷,像是受了什么巨大的打击,显得颓废却也不失帅气!

  陈伯应道:“是啊,承平三年我初至小苑山时,还没有这么好走的路呢,哈哈,也不知是为什么。”

  那少年偏了一下眼珠,“走的人多了,自然就有了路。”

  小苑山山势不险,山形不峻,无奇花异草,无人间胜景,原本确是无人问津,而如今这络绎不绝的人流,都是因为山上出了一位仙人。

  仙人不常有,许人极尊之。

  帘子后面传来声音,“你这个人刚刚讲的话颇有意思,是出自谁之口?”

  “鲁迅。”少年略有调皮的露出怪笑。

  “鲁迅?”清脆的女声藏满疑惑,手指点着下巴,“许国文盛,又以京都庐阳冠绝九州,却不曾听闻此人名声。”

  这少年与这队人马并非一路人,只不过从天上掉下来时差点砸到人家马车,陈伯和少女很是心善,见他这一摔摔得失魂落魄,还躺在这路上,便好心将他救起带着一路同行。

  概因这小苑山的野兽三年来多受仙人的灵气滋染,命道好的已修出人性,差些的则还带着妖性,而这样毫无修为的少年落在此处,一旦入夜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被救起的少年就是顾益。

  “顾公子,你终于开口说话了。”陈伯架着马,攀谈着讲:“见你从高处摔落,与你问话你也不答,还以为是摔坏了呢。”

  顾益不是话少,是受了那打击,心累,不想说话,这会儿倒是缓回来一些。

  “还是要多谢和仙姑娘、陈伯伸出援手,顾某感念。”他像模像样作了个揖。

  “啊,你怎知我是姑娘?!”

  这。

  “我家小姐纯善。”陈伯讪讪笑一声,随后问:“倒是顾公子,你为何会从天而落?”

  顾益指了指天,简单回答:“飞掉下来了。”

  “飞……飞掉……下来?”和仙似有些无法理解这个说法。

  正行进间,忽闻急促的马蹄声。

  并伴有人疾声高呼,其声高亢威严,其人必有修为。

  “大许皇帝令!世俗凡人叨扰仙人清修渐至疯魔,无礼已极,不可再忍,即日起,无朕手谕,任何人不得私登小苑山!”

  “任何人不得私登小苑山!”

  ……

  “任何人不得私登小苑山!”

  这是一队军卒。

  一边疾行,一边高呼!

  顾益所坐的车马就被拦住了。

  军卒身穿银鳞盔甲,腰系铁剑,骑在马上颇为高大!

  “陛下明旨!封锁小苑山,尔等速速下山去!”

  小苑山仙人在许国地位尊崇,这一路从庐阳和各地赶来的求仙者不止他们一队,然而心向仙道乃人之本性,上山的路上,忽然听闻封山的圣旨,叫人如何不惊!

  陈伯人都有些发愣,随后才问:“敢问将军,我等本心向仙,此身求道,是为正途,再者进山跪拜仙人已成风尚,为何忽然之间封山?”

  “莫问国事!遵旨即可!神林禁军已在山脚,我等快马传旨,若是到时诸位还在山间,视同抗旨!”

  顾益拉着差点又要上前理论的陈伯,“算了算了,小苑山外围有四石成阵,仙人在里面若不主动现身,本来也见不着。”

  和仙不以为然:“就算见不到,上山许愿问安也总是好的,我还听庙里的师太说,只要此心至诚,仙人或会感念现身相见。半年前,陛下为战事求见,仙人不就替许国守住了边城吗?”

  顾益道:“那可能是因为仙人厌恶战争。”

  “不管如何……”陈伯瞳孔中尽是不解,“也不该封山的……”

  说的那么起劲有什么用,顾益就问他一个问题,“所以,二位是准备抗旨登山?”

  “这……”

  你看看,一顿操作,还不是得乖乖遵旨。

  陈伯叹息,“他们穿的是银鳞盔甲,这是东海才有的四腮灵豚所褪下的,数量极少,只有神林禁军的将军才会穿。”

  所以大许皇帝的圣旨不仅为真,而且架势很大。

  和仙掀开帘子,急声道:“莫不是小苑山出事了?”

  陈伯紧蹙着眉头,这事情,蹊跷。

  可这山路是不能再往上走了。

  陈伯倒也知晓自家小姐崇敬仙人,此次出城已是她期盼了许久的心愿,半道上有此遭遇的确是晴天霹雳。

  “这样吧,我们做做样子往山下走,离开这将军的视线,我记得上山路上有一处木屋。我们可在那儿借住一晚,就算问起也可说夜间行路危险,天亮再走,待到明日,再观其他进山的人都是何态度。”

  顾益翻了个白眼,这办法给你想的,拿出高考的脑子来了。

  “那……好吧。”和仙貌似也不娇蛮,很是听话,开口应了下来。

  木屋有两间,上边儿还给盖了树叶遮雨,地下悬空,要以楼梯登门。

  和仙终于出了马车,这是个豆蔻年华的姑娘,她一身翠绿绸缎,乌黑长发束于脑后,瞳孔透黑而有神,右眼角下有一浅淡的痣,衬的皮肤白皙红润。在脚边,还有一只一只半大的金黄色小鸡,嘎嘎叫着模样甚是可爱。

  “我看窗帘还是精美竹片所制,这山里怎会有人搭了这样完整的小屋却又不住呢?”小姑娘透着好奇的神色到处张望。

  顾益从马车上跳下来,“如你所言,求见仙人此心至诚的话,仙人或会相见,许多人也是这样的想法,便在这搭起了屋子长住修行,不过大部分人都会耐心耗尽,或是已有所悟,然后就离去了。”

  陈伯眼看他滔滔不绝的模样,疑问道:“你怎会如此清楚?”

  顾益眉眼一闪,状若无意,“……小苑山你们来的少,这些事多来几次就会听人谈起了。”

  “喔。”和仙点着头,又转过身问:“那你来的多可知是否有人得见仙人?”

  “还未听说有人得见。”

  “是否有人破开仙人所设的四石龙门阵?”

  顾益奇道:“那四块巨石悬空成阵,你们就管它叫四石龙门阵?”

  “此阵阻拦了俗世中的求仙者,就连陛下也是在阵外求见仙人。庐阳的人都叫它四石龙门阵,难道它有其它的名字?”

  “没有,我只是觉得……这名字好,就是缺乏了些想象力。不像陈伯,”顾益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陈伯这个名字,就非常具有想象力。”

  顾益想笑,尽量忍住了,随后到木屋里找了块干净的地儿躺着。

  并祈祷今晚平安。

  这对主仆因为山中妖兽而担忧顾益的安危,但实际上,这个地方因为出了位仙人,惹得天下侧目,邻国的许多势力都在此聚集。

  人,比妖危险多了。

  ------------------------

  大家好,我回来了~选择今天这个特殊日子发书,是因为考虑到你们这群单身狗,不看书能干嘛去,对吧?所以,各位积存大半年的精……咳咳!推荐票,给我投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