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完好无损

作品:圣魂|作者:蓝叶先生|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0-03-26 14:34:21|下载:圣魂TXT下载
  战仆完全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看着霸刀鲜血淋漓的右臂,他也来不及多想,神力疯狂涌动,全部填补到霸刀的右臂。

  然而,饶是如此,伤口还是止不住有鲜血流出,战仆的神力,并没有起到太大作用。

  与此同时,另一边,任漱玉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根尖刺,在王恬因为脸庞受到强烈腐蚀而无暇他顾的时候,刺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这一切发生的极为迅速。

  王恬的身躯随即炸裂开来,直接变成了一堆血雾。

  下一刻,任漱玉一指点在了霸刀爆碎的右臂之上,战仆无法止住的鲜血,在任漱玉手中,却非常轻松。

  鲜血被止住,很快破碎的手臂,也迅速的复原。

  战仆一脸诡异的看着任漱玉,同样的,身体恢复的霸刀,也是如此。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而且,太过惊悚。

  霸刀沉默片刻,待平复了内心的激动,才终于开口,“这,这是什么意思?“

  任漱玉笑了笑,“什么意思,你看不见吗?”

  霸刀愣了,“我看见了,但不明白。”

  任漱玉娇笑一声,食指抵在霸刀的下巴上,说道,“真是个傻孩子,你现在还不明白吗,你的体内含有剧毒,方才正是你,杀了他。”

  霸刀面色冷淡,“杀他的是你,不是我。从始至终,我什么都没有做。”

  任漱玉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霸刀,说道,“你在害怕?害怕什么呢,我是你的亲生母亲啊,不管我是否会害别人。都一定不会伤害你。”

  霸刀点了点头,“我相信。”

  同时,她拉住了身旁战仆的手。

  虽然一句话未说,但战仆还是明白了霸刀的内心。

  “她在害怕。”霸刀心道。

  他反手紧紧握住霸刀的手,随后带着她一同向外退去。

  任漱玉脸上闪过一丝嘲弄,”你是我的亲生女儿,为什么要怕我?”

  霸刀不答,只是任由战仆拉着她向后退去。

  “嘭。”

  一声闷响,战仆一脚踢开了大门。

  门外,他看到了熟悉的人。

  霸刀一愣,“父亲?”

  门外的人,正是霸刀的父亲,也是苏家家主苏沐。

  苏沐看着霸刀,微微一笑,“你做的很好,不愧是我的女儿。”

  霸刀看了一眼苏沐,又看了一眼任漱玉,两人是她的亲生父母,原本以为,他们之前的关系一定非常糟糕。

  否则又怎么会抛下年幼的女儿,转而嫁给了别人。

  但此刻,她却没有了这样的想法,这一对男女的的行事,让她毛骨悚然。

  联想到方才所发生的事,再加上此刻出现在这里的苏沐,霸刀的心凉了半截,她想到了一些事,但不敢确定。

  看着苏沐,霸刀忍不住问道,“我体内的毒,是不是你下的?”

  苏沐笑了笑,越过霸刀,走向屋内。

  “这么多年不见,你还好吧?”苏沐的脸上,挂着温柔如水的笑容,霸刀见此愣了好一会,这是她这么多年,从来未曾见过的笑容。

  父母团聚,并且相处的那么融洽,怎么说,也应该算得上是一件好事,但霸刀却感觉无比的寒冷,比她过去的任何时候,都要更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霸刀喝问到道,她无法理解眼中所看到的一切,她的父亲母亲,与记忆中完全不同。

  苏沐平静的看着霸刀,笑道,“有些事,也确实该告诉你了。”

  “我是你的亲生父亲,这一点你不必怀疑。她也是你的亲生母亲,也是真的。

  王恬与你的母亲的确青梅竹马,自小一起长大,可惜的是,他一点也不懂你的母亲。

  他以为你的母亲只想与他隐匿于山林,不问凡尘之事,当一对快活神仙,殊不知,你母亲想要的,是君临天下,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

  霸刀不解,“既然如此,母亲当年为什么还要从你身边离去,嫁给王恬?

  既然母亲不喜欢他,直接离开他,难道不才是最好的选择吗?”

  苏沐笑了笑,“原本的确应该如此,可谁让王恬后来捡到宝了呢?

  他得到了一块神秘的地图,并且还将这件事告诉了你的母亲。他就像一个单纯孩子,每一次有了开心的事,总会告诉你的母亲。

  殊不知,你的母亲早就心向我了。

  可惜啊,他太蠢了。”

  说完,苏沐哈哈大笑了起来。

  战仆面色冷漠,尽管苏沐两人是霸刀的父母,他依旧觉得有些不耻,开口提醒道,“这里是王家。”

  苏沐摇头失笑,“看来我需要考虑一下,我的女儿与你在一起是对是错了。

  王恬是王家的最强者,也是王家唯一的域主八重,没有了他,现在的王家不值一提。

  以后,这歧南山北面,就不再是王家,而是苏家。”

  霸刀淡漠一笑,“这苏家,不是我认识的苏家。”

  任漱玉说道,“这很正常,我知道你无法短时间接受这些,但没关系,时间会抚平一切的。”

  霸刀脸上仍是如冰霜般冷淡,这件事说来很简单,她的母亲,利用了王恬对她的信任,在其身边这么多年,只为了等待一个机会,或许为了等待时机成熟。

  总之,就在今日,她的母亲动手了。

  而且,利用的还是她。

  霸刀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棋子,体内的毒,很明显正是出自于自己的父母之手。

  霸刀扭头,看着战仆,说道,“我们走吧,这里的事,与我们无关,我不想插手。”

  战仆点了点头,“本该如此。”

  然而,就在他们打算离去之时,却突然听到了一声轻笑,“我虽然傻,但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

  枕边人的心,到底向不向着我,难道我会不清楚?”

  原本以为已经死去的王恬,竟然重新出现在了桌边,完好无损。

  看其面色红润,简直连一点伤势也没有的样子。

  看着瞠目结舌的苏沐与任漱玉,王恬笑了起来,“很惊讶?”

  域主难以被击杀,这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的事,而想要彻底的击杀一个域主,最重要的,便是将一片空间内属于那个域主所领悟的规则尽数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