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十二章五帝本纪(12)帝舜之治

作品:史记狂想曲|作者:我亦优伶|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0-18 07:47:45|下载:史记狂想曲TXT下载
  尧以为圣,召舜曰:“女谋事至而言可绩,三年矣,女登帝位。”

  尧认为他十分聪明,很有道德,把他叫来说:“三年来,你谋划的事情,都做成了,对老百姓做的承诺,也都实现,现在你就登临天子位吧。”

  如果,你是舜,在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办?

  舜让於德不怿。

  舜推让说自己的德行还不够,不愿接受帝位。

  他为什么不接受呢?是礼貌性的客气,也是为了看看其他人的反应。

  尧老,使舜摄行天子政,巡狩。

  尧的年龄大了,他已经不想继续权谋诡斗下去了。他不愿登基,那就先让他来摄政,处理军国大事好了!

  尧为什么传给他,而不传位给儿子呢?

  因为四岳诸牧的实力不可小觑。整个天下就像一个充满惊涛骇浪,冰山暗礁的大海,华夏这艘巨船需要一个英明的船长,才能带领大家脱离险境。自己的儿子根本不是四岳的对手,更不是女婿的对手。与其将来,让女婿来夺权,不如直接给他。

  干大事业,以培养接班人为第一要务。没有好的接班人,再强大的国家都会土崩瓦解。这一点,在后世,在今天仍然在不断被印证。

  舜揖五瑞,择吉月日,见四岳诸牧,班瑞。

  舜收集桓圭、信圭、躬圭、谷璧、蒲璧五种玉制符信,选择良月吉日,召见四岳和各州州牧,颁发给他们。

  为什么舜要把五种吉祥珍贵的玉器颁发给四岳和各州州牧呢?

  因为是四岳推荐的他,从某种意义上说,舜也是四岳的势力范围内的集团成员。不给“老东家”一点实惠怎么行呢?

  那他刚摄政就给四岳他们这么多好处,尧不担心吗?

  他当然不担心,而且会感到很欣慰。

  为什么?

  因为舜将来要做天下之主,他怎么可能和四岳集团继续和睦相处呢?他们之间的利益,现在已经变成相反的了。而舜现在继续给四岳好处,正是心机所在,也正是尧的欣慰所在。如果他立刻和四岳对抗,那么无疑,他会败得很惨。

  将欲歙(西)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予之。

  要想让他收敛,必须先让他张驰;要想让他削弱,必须先让他加强;要想废弃他,必须先让他兴起;要想夺取他,必须先给予他。

  舜从小就生活在恐惧和黑暗之中,他沉得住气,他绝对够阴,够狠,够聪明。不然,在那样的家庭中就算他不死,也早就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怎么可能会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呢?

  而四岳仗着自己手握兵权,和九州牧伯关系好,更有自己一手提拔的穷小子摄政中央,他得飘到什么地步啊!孰不知,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

  见东方君长。

  接下来,舜又单独会见东方的首领。

  东方是原来蚩尤氏的部落,最擅长打仗。舜单独会见他们,不管能不能让他们为己所用。反正,四岳集团的人肯定会怀疑这里面有猫腻。

  四方巡狩。

  接下来,舜带着人在四方狩猎。名为狩猎,实为练兵。

  肇十有二州。

  接下来,他把天下九州划分为十二个州,增加了三个。

  为什么增加?

  九州是颛顼时代划分的。颛顼,帝喾,尧三代人了,人口繁衍得很快,也许还有领土扩张,也该增加一些行政区了。

  当然,这是只表面的理由,更深层的原因是什么呢?

  请问,如果是你,新增加的三大行政区的老大,你会用和你做对的人吗?

  很明显不会,除非你疯了。这样一来,你的手中是不是又多了三张牌呢?而且,九变十二,官员不够用,是不是要再招新的公务员呢?新的公务员听谁的?当然是你的,他们拿着你的工资,听着你的演讲,做着你交代的事,当然听你的喽!

  同时,天下总共就那么大,人口总共就那么多,九变十二,是不是也削弱了敌人的力量呢?一举三得。

  再请问,如果是你,你怎么让九州牧伯乖乖听话呢?这些人为什么不反抗舜呢?

  因为他们不敢。

  原来的九州,肯定有忠于尧的州,假设,只有三分之一,只有三个。

  剩下的六个,舜并没有全部侵犯,没准儿还会借着调整行政划分的机会离间他们内部的关系。

  比如说,把原来属于青州,但兖州州牧垂涎已久的金矿分给兖州。虽然得罪了一个,但也拉拢一个。

  如果,你是青州牧,你敢起兵反抗吗?

  你难道就不考虑,兖州牧会不会趁火打劫吗?你的金矿他想要,你的银矿他不想要吗?你的金矿银矿他都想要,你的女人他不想要吗?

  欲壑难填,舜给他撕开了一个口子,他的欲望只会越来越大。尤其是对属于你的东西。因为他已经从你这尝到甜头了。

  还剩四个,他们敢反抗吗?

  当然不敢!

  舜的手里有能战胜狼群的军队,还有东方蚩尤氏,这个对他们来说,敌我不明的存在。

  最关键的是,你出师无名啊!人家在为了适应新的人口形势而调整行政区,你却想为了一己私利而以下犯上,天下百姓怎么看你啊?

  决川。

  再然后,舜下令治理河川,拯救难民。这里出现了一个新的英雄人物,他的名字叫做大禹。

  象以典刑,流宥五刑。

  他规定根据正常的刑罚来执法,用流放的方法宽减刺字、割鼻、断足、阉割、杀头五种刑罚。

  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赎刑。

  官府里治事用鞭子施刑,学府教育用戒尺惩罚,罚以黄金可用作赎罪。

  对普通人的刑罚太过严重是各朝的通病。比如说我睡在自己的家里,他们进来来拆了我的房子,将我打伤,我报警,警察说,“对方没有犯罪”;而上级官员在我家中非礼老婆,我出手将他打伤人,就要我赔二十万,还要刑拘。

  所以,高衙内调戏林冲老婆的时候,林冲都不敢出手。为什么?因为林冲相对于高氏家族来说只是平民,而且是一不小心就会沦为奴隶的平民。幸好,林冲遇到了舜,而舜又遇到了尧。但三千年后的那位林冲可就没那么幸运了。【玉批:一如既往地胡扯*^_^*】

  他还允许有黄金的人,花钱赎罪,富人的心,他也得到。

  眚(省)灾过,赦;怙终贼,刑。

  因灾害而造成过失的,予以赦免;怙恶不悛、坚持为害的要施以刑罚。

  不可抗力导致的灾难,赦免其罪,如天降大雨,整个城都被淹了,管粮官因粮仓被淹而犯的罪,就能得到赦免。官吏的心,他也得到了。

  你看看舜的施政方法到底怎么样!

  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

  擅长打仗的人,会安排好各种条件,让自己绝对不会被打败,同时,能抓住打败敌人的时机。

  现在,自己的局已经布好了,该决战了!

  驩兜进言共工,尧曰不可而试之工师,共工果淫辟。

  欢兜曾举荐过共工,尧说“不行”,但欢兜还是试用他做工师,共工果然放纵邪僻。

  四岳举鲧治鸿水,尧以为不可,岳强请试之,试之而无功,故百姓不便。

  四岳曾推举鲧去治理洪水,尧说“不行”,而四岳硬说要试试看,试的结果是没有成效,所以给百姓带来了极大的灾难。

  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

  三苗在江、淮流域及荆州一带多次作乱,而四岳养寇自重。

  于是舜归而言于帝,请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驩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

  于是,舜平定三苗回来的时候,向尧帝报告,请求把共工流放到幽陵,以便改变北狄的风俗;把驩兜流放到崇山,以便改变南蛮的风俗;把三苗迁徙到三危山,以便改变西戎的风俗。把鲧流放到羽山,以便改变东夷的风俗。

  四罪而天下咸服。

  惩办了这四伙罪人,天下人都悦服了。

  为什么不处置四岳?

  因为四岳毕竟对舜有恩。清理掉他的党羽,让他再也浪不起来就行了。

  如果把他杀掉或流放掉,那自己的良心能说得过去吗?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爱舜吗?亲妈死了,后妈想害他,弟弟出主意害他,爸爸亲自动手害他,老板苛刻,女朋友背叛……

  四岳不就是第一个让舜感到人间有爱的人吗?他怎么杀他呢?

  当然,还有把四岳翻译为四方首领,说这个名字其实不是一个人,舜只是联盟首领,通常情况下,他对四岳是没有处罚权的,除非把四岳列为“萨达姆”“卡扎菲”这样的人,费好大劲儿才能处理。这样说说也没有问题,因为当时四方部落确实和今天的各国元首一样,享有很大权力。

  尧知子丹朱之不肖,不足授天下,於是乃权授舜。

  尧了解自己的儿子丹朱不贤,不配传给他天下,因此才姑且试着让给舜。

  授舜,则天下得其利而丹朱病;授丹朱,则天下病而丹朱得其利。

  让给舜,天下人就都得到利益而只对丹朱一人不利;传给丹朱,天下人就会遭殃而只有丹朱一人得到好处。

  尧曰“终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而卒授舜以天下。

  尧说:“我终究不能使天下人受害而只让一人得利”,所以最终还是把天下传给了舜。

  这是一种什么境界啊?尧为什么是圣君啊?这可不是凡人能做到的,他爸爸都不好使。其难度有多大,如果不好想象的话,可以试想一下金三胖子,如果让他让位他姓的话,估计他得满地打滚,哭天抢地。

  当然,这不是嘲讽他,回过头来看我们自己,就算儿子再混蛋,当老子的也一定会把公司交到他手里。所以,我们的企业往往在二世接班的时候出现严重问题。

  避免这个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帝尧和日本千年企业、百年企业的办法。不要重男轻女,生了女儿要比生了儿子更开心,因为女婿能挑,儿子不能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