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三十五章 欧阳兰犯花痴

作品:云门悟道|作者:拦江网|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0-10-18 07:47:22|下载:云门悟道TXT下载
  欧阳兰就这样静静的抱着怀中的方文清,仿佛这一抱成为了永恒。

  突然,一阵“沙沙”的声响传入耳际,这一声响,使得欧阳兰清醒过来,循着声响看去,一条蛇正在慢慢爬来,吐着蛇信子,在夜晚中很是瘆人。

  欧阳兰随手丢出一道火神符,这条蛇瞬间变成了飞灰。她整理了一下思绪,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法宝,战斗的硝烟正在慢慢消散,她将方文清放好,缓慢的站起来,步履蹒跚地走到一件件法宝前捡起,七星剑终于回归,将方文清的几件法宝收好,放到方文清的简易袋中。还有六根拐杖,据那些黄鼠狼妖们说,那是什么流潋紫星石,她明白这些是属于方文清的,但是简易袋却装不小这些东西,只好将六根拐杖放到自己的空间袋内,又将方文清的简易袋放入,背起方文清蹒跚地向山谷出口走去。

  清晨,东边的太阳缓缓升起,映照着整个大地,一座座起伏的山脉,蜿蜒曲折,似乎诉说着昨晚的故事。

  五连山脉,由五座山峰组成,横亘在益县古城西部,这里常年雾气环绕,杂草丛生,原始林木纵横交错,谷底深处更是无人进入。

  这时,在一处洞府中,四名穿着古朴,脸上略显沧桑的中年人,坐在石凳上,中间的主座上还没有人,似乎都在等着他的到来。

  不久,一名蓝衣老者走了进来,身边跟着一名书生样子的青年人,坐着的人立刻站起身,显出很恭敬地样子。

  “都坐下吧。老夫黄飞泸把大家叫来,想必大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我们就是坐在一起商量一下对策。”黄飞泸说道。

  “黄子豪,请求出山,定将那杀我黄门妖仙的两个败类带来,听凭门主发落。”黄子豪站起来说道。

  “子豪,你先坐下,老夫之所以将黄家七郎吸收进来,你们知道为了什么吗?”黄飞泸说道。

  “壮大我黄门妖仙的实力。”一位黑脸中年人说道。

  “现在老夫也不隐瞒各位管事了,五里黄家有一祖传的宝物,话说是其先祖飞升仙界时遗留下来的,代代相传,但具体有什么神通,外人却不知晓,更不知道如何去运用。黄家人也费尽心机去参悟,一代一代,由于时间都用在破解这件宝物上,因此黄家一代一代没落下来,至今都没参悟出什么东西,只能当做一件法器来使用。唯一有意思的是可以吸收月光和星光,来转化为杀气,作为对敌手段。”黄飞泸说道。

  “门主说的是他们手中的拐杖?”其中一位黄脸中年人说道。

  “是的,他们手中的拐杖很沉重,这种拐杖一共有九根,其中两根已经不知去向了。”黄飞泸说道,“黄天,排行老七,在仰天山一带,被一个小道士斩杀了,真是个废物。”

  “哎,那个小道士会五雷法,我辈最怕雷弧。”一位白脸的中年人说道。

  “黄靖,那个小道士虽然会五雷法,也不见得有多厉害,毕竟修为在那里摆着。”黄子豪不屑的说道。

  “子豪兄,小弟以为黄靖师兄说得对,万事小心为妙。”那名黑脸的修士说道。

  “云峰,说得很有道理。”黄飞泸开口说道。

  那名叫云峰的继续说道:“门主,昨晚的事情已经查明,黄家的那六位也是死于雷弧之下,杀那六位的人为一男一女,女的是神龙门的,背景很深,男的就是杀死黄天的小道士,住在云门山山顶,无任何背景。”

  “黄家这七头蠢猪般得存在,本来黄家代代相传的法宝,都是放在黄家祖宅的防御阵内,轻易不会拿出,这七头蠢猪,一天到晚拄着,生怕别人不知道,到处招摇,竟然引来神龙门的人。”黄飞泸生气的说道。

  “门主,息怒,不觉得这事情有点蹊跷吗?既然他们成天拿着法宝到处转悠,难道没人觊觎吗?”那黑脸疑惑地说道。

  “哼,以前黄家保密的好啊,就连我也是有些耳闻后,将黄家七人吸收过来,经过我不断地与七人接触,才了解这么多,无意中我得知,法宝就是九根拐杖。其中两根已经遗失,七根一人一根,倒不会引起怀疑。本想继续暗中彻底摸透,然后抢夺过来,没想到还没来及弄明白,这七个饭桶就都死翘翘了,还把七根拐杖拱手送人,我们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黄越,你以为现在这七根拐杖在谁的身上?”黄飞泸说道。

  “门主,属下以为定然在那两人身上,经过昨晚一战,也不知道两人是否还活着?”黄越说道。

  “不管活着还是死了,我们都要找回那七根拐杖,关键是对方太嚣张了,竟然连杀我黄门成员,是可忍孰不可忍。”黄子豪说道。

  “门主,属下以为此事应该低调,一旦大肆宣扬,知晓拐杖是法宝的人只能越来越多,以后想要夺回的难度就会增大。”黄靖分析道。

  “黄靖分析的有道理,我们现在首要的是找到那两人,管他什么来头,抓来再说。你们四位管事,商量下派谁去合适?”黄飞泸说道。

  黄云峰说道:“根据昨晚打斗现场的激烈程度分析,我们至少派出三名金丹修为的成员才会有把握。”

  “云峰师弟,这么说就从我们几人中出了,外面的成员哪有金丹修为?”黄越说道。

  “事关重大,你们四个一起去吧,这样十拿九稳,可以一举定乾坤。”黄飞泸说道。

  这时,外面几个如花似玉的少女,端着几盘水果,提着几壶美酒,走了进来。

  “我们边吃,边欣赏歌舞,为四位践行。”黄飞泸说道。

  益县古城一处偏僻的民房内,欧阳兰坐在院中,一脸愁绪挥洒不去,这时凌薇走过来,说道:“组长,你带外人来这里,违反规定了。”

  “他救了我,我只能把他放在这里照顾,放在别处我不放心。如果上面追查下来,我会一个人承担的。”欧阳兰说道。

  “组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提醒你而已。”凌薇赶紧解释道。

  “好啦,我知道啦,你去忙吧。”欧阳兰说道。

  自从昨晚背着方文清来到神龙门的这个临时驻点,一直到现在,方文清始终昏迷不醒,背上的外伤,欧阳兰给仔细的清理了好几遍。内伤,她却无能为力,现在唯一感到欣慰的是,他还有心跳。

  想到过送医院,但她知道,就是送到医院也是无能为力,她不止一次地搭在方文清的手腕处,试图注入一丝真气,但始终不能如愿。

  她拿着方文清的简易袋,打开来,看着里面的东西,脑海中闪现出昨晚的那一幕,方文清向前一跃而起,替她挡住那根拐杖。那一幕始终令她难忘,或许已经深深地刻入此生。如果没有那一幕,或许躺在床上的就是自己,抚摸着那把桃木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俊美的脸蛋上有了一些红晕。

  她仔细回忆着与方文清认识的短暂时光,起初在医院护士值班室,他一脸瓜子皮,被输液管五花大绑,狼狈至极,他竟然连几个女护士都打不过,这竟然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第二次是在警局,在玉米地中,在劈山抓捕宋一平,收服小黑蛇,他还蛮有正义感的。

  第三次竟然是我领着他走进了惺惺相惜餐馆吃饭,那里可大多是单身青年,情侣啊,难道冥冥中,想到这里心里一笑。

  第四次他送我太极无影拳,我送他一把桃木剑。

  第五次就是这次,生死相知的一次-------

  她拿起桃木剑,心里继续想,这就是我送给他的剑嘛,他可真有能耐,居然雕刻得还真有那么回事,一边想,一边仔细的抚摸,纤纤玉手在一道道细小的刀纹上划过,他当时应该在这里停了一下,说不定差点划破手。想到这里,她心里咯咯一笑。

  她想着想着,不觉身子一抖,喃喃自语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小女人的心态,刚才竟然犯花痴,难道,难道——”她不敢说下去,脸上满是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