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五十六章 预言 重生

作品:枪械师之远古帝国|作者:看看再想想|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1-01-17 15:48:28|下载:枪械师之远古帝国TXT下载
  有条件的读者,可以听一下《KABANERIOFTHEIRONFOTRESS》

  开始阅读下面内容。

  “在此之前,我提醒过你。”

  黑暗中,黑发刀客从中缓缓走了出来,金色的眼神中含着淡淡的忧伤。

  他看着面前的**着上身的银发男子,半跪在阴暗的角落,他现在正处于奥斯特金的回忆之中……

  “你的前程将会是一片枯萎的森林……”

  “为什么!”

  此时,银发男子突然大喊起来。

  “为什么你所看到的结局都会是固定的?为什么我就要非接受这些命运不可!为什么!”

  他咬着牙,泪水从眼睛里划过,叫喊声中带着绝望,他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

  金的心里空落落的,少女在一瞬间从他眼底下消失,然后,迎接自己的是那一片已经枯萎了的森林。

  接着,从光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金……”

  刀客默默地念着,对面前的一切感到无能为力。

  “从光,既然你早就料到了这些,为什么就连阻止的心也没有!你这家伙!”

  银发男子朝刀客扑了过去,用手捏住他的衣领,把他领了起来。

  “你倒是说话啊!快回答我!要是你有预言,那就直接在它没有发生之前阻止它就好了啊!慕雅也不会这样!神士会也不会搞出什么圣战!”

  只见,从光缓缓将手把住,放了下来。

  “你疯了。”他说,

  “我不能改变。因为,如果改变,那就正中时玄剑下怀了。虽然时玄剑是为了忏悔才被召唤出来的剑刃。但是,每一任时玄剑主所改变后迎接的结局都是无尽的轮回,一次又一次的滥用。”

  从光站立在金的面前,将手搭在他的肩上。

  “所以,我这一生,不是为使用时玄剑,只是为了时玄剑不被其他人所错误地使用。”

  “那你为什么还要告诉我这些……还要让我明白那些改变不了的结局?”

  金看着从光,他的眼底之下充满着无法改变现状的忧伤。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也只是个泄密者,天王神看着我们每一个人,在这里自愚自弄。”

  他静静地说,

  “之前的情况就是……你见到慕雅被带走,然后无法控制自身强大的不灭之炎而最终**,之后牵涉到的结局将会无比重大。”

  “什么……从光……你是说我会因为**而死掉?”

  金有些不敢相信,而从光也没有再说话。

  金显然不相信这件事情,但是现在目前自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而且也不会明白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因为世界已经充满苦难,解救于死海之中的希望之炎。”

  从光伸出手,手臂上的金色咒印开始共鸣。

  下一秒,金的精神世界已经彻底消失,而对于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也全然记不清了。

  【已经荒废掉的亡者之森】

  “金。”

  斯克特斯看见天空中出现的那个男人,全身充斥着血色火焰。

  他直直坠落,朝着远方的空地飞了过去。

  “金……”

  旁边的剑士早已无力,只能靠着斯克特斯站了起来,他看着远方砸向地面的火球,产生了巨大的爆炸。

  “还是没能把慕雅带回来吗……”

  慎看着远边的男人一个人,缓缓从火堆了走了出来,发出感叹。

  身后早已是一片火海,银发男子**着上身,浑身都是脏兮兮的伤疤。

  “可恶……”

  他用力握住自己的手臂,上面的咒印很不稳定。

  “给我停下来啊。”

  金的手再次不自觉地释放出来的赤焰,焚烧掉了周围的一切事物,把它们变成了黑乎乎的一切。

  “呼呼。”

  他大喘着气,结晶能很强,很强。

  强大到自己已经不能控制了。

  咒印布满他的上身,金半身不遂地瘫倒在了地上。

  不过他的精神还在,他还很清醒。

  “这样下去,不行……必须得阻止自己……”

  面前的森林早已因为没有了慕雅的生灵之力被变成一片荒地。

  而金不希望再因为自己,而将这里再次夷为平地……

  “甚至会波及……”

  金看着远处站着的那群人,咬了咬牙硬硬支撑……

  “伙伴……”

  他眼睛开始不自觉地往上提,渐渐晕倒了过去,

  之后……他就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

  火焰,爆炎在无穷无尽地涌动,毁灭着这片土地。

  …… ……

  …… …… ……

  隐隐约约,金正爬在一片草地之上。身上还是以往的伤痕累累,他站了起来。

  青草清新的气息,伴着野花香气,扑面而来。

  就是这么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喔哦哦,原来你在这里啊,你这家伙。”

  一个女生站在一个男孩面前,貌似有些生气。

  两人都是同一色的银色头发,身上的服饰价格不菲,像是贵族后裔。

  她拉住男孩的手,就往不知道什么地方走去。

  “都说法蒂芬老师会很生气的,你这家伙,还是忍不住想要逃课啊!”

  面前的女孩鼓着嘴巴,而身后的男孩在她后面正做着鬼脸。

  “礼仪课,什么的,对于我来说根本不需要!”

  男孩嚣张地嚷嚷着,而前面的女孩很平常地无视了,拉着他继续走着。

  旁边的金看见田野里的两人往远处的巨大庄园走去……

  “这已经是很久的事情了……金。”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金耳边响起。

  金回头,看见那个男人,正很享受地站在风中,身上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他的脸上挂着那道清晰可见的疤痕,像是很久之前就已经有过的了。

  “是你。”

  金缓缓地开口。

  “已经是很久没见了吧。”

  刀疤男子深吸了一口气,

  “不要惊讶,看看这些野花。”

  他弯下腰,将花一朵一朵地摘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握在手心里。

  鲜花的香气,香薰布满了整片花海。

  “我一直想要把你往正确的道路上引导。可到最后还是发现什么都无法阻止。”

  刀疤男子看着面前的银发少年说,

  “当初教你学习剑术也是,当初把你送到棕阳国也是。”

  “可是,你为什么要做出这些事情……这么纠结地绕了一个大圈……”

  金想不明白,

  “我还是会回到远古国,还是会找清楚我到底是谁?父母又是谁?”

  金很清楚地回答着面前的刀疤男人,他的手打散了男人手里的野花……

  “你根本阻止不了我的,大叔。”

  刀疤男人看着面前的金,又看见地上散落的野花,陷入了沉默……

  兴许,他才开了口。

  “你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呢,金?”

  他问。

  “我?”

  银发男子看见了提问自己的男人,眼光失去了原本的尖利。

  “我……不知道。”

  金埋着头。

  “你总会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那个影子,不是吗?”

  刀疤男人说,

  “我无法阻止你,是因为你真的很想成为,要成为。”

  金不再说话。

  “奥斯特金,虽然你的父母都希望你远离战火,远离混战。但是,迟早有一天,你也会同当年的那些孩子们一齐长大……”

  刀疤男人说,

  “你们会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会有自己的经历,以及对人生的感慨,这些都不是能被人所阻止的。因为你们尽力想要完成,想要做好,是意志在驱动着你们。”

  “意志……”

  “意志可以战胜一切,不灭之炎也是靠着这一点才能生生不息。所以,请用你的内心去控制它吧。”

  男人说完,便和那座庄园一齐消失在了银发男子眼里……

  昏黄的天际线上,夕阳的余晖映射在了这片早已没有了生机的土地。

  周围,血色的火焰没有丝毫的减灭。把剑士他们渐渐包含在火海之中。

  “freeze。”

  剑士站了起来,刀刃之上绽放的白晶,把他们围绕在了里面……

  “呵。”

  下一秒,他便累得倒在了地上。

  斯克特斯在旁边,将累得已经已经吐血的剑士抱住。

  “再这么下去,我们都会完蛋的。”

  傀士对着面前唯一清醒的阿里娜说着。

  “怎么办?”

  阿里娜看着涨涌的大火,渐渐将面前的冰晶瓦解掉了。

  “SOS。”

  斯克特斯小声地说,只见阿里娜一脸黑线。

  “这也太惨了,不管了……”

  随后,两人便大喊起了救命。

  火海中,银发男子的身躯被热浪已经淹没,他现在能感觉得到的,只有声音。

  “救命!救命啊!”

  有人在喊救命,一切都是自己酿成的,金认为。

  自己必须要学习控制这股力量。

  “意志。”

  “意志!”

  结晶开始回流,金的咒印缓缓减弱了一点,两点……

  每减少一点,他都会忍受那种火焰带来的疼痛。

  但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停下来,

  停下来。

  …… …… …… ……

  不知过去了多久……

  金才把自己结晶能回收了回来……

  望着周围烧焦的一片,他倒了下去……

  不过也托他所幸,阿里娜,斯克特斯拖着剑士才得以获救。